My Strange Trip to Europe

My Strange Trip to Europe

Alright, before anything else, I made a video I normally wouldn’t make just before this one, and I talked about a bunch of important things and I showed my face. Not everyone cares about me talking about personal stuff and are only here for the fun videos, So just to Read more…

Winter & My Traumatic Skiing Trip

Winter & My Traumatic Skiing Trip

又是那一年一度的時間了ー 冷。 還有啊,我已經知道你要説甚麼了。 「Jaiden, 你住在亞利桑那州,你沒有抱怨冷天氣的權利!」 而…你是對的。(笑) 在美國的其他地方,人們正試着鏟走在車子上3英呎的雪和上班而不滑倒, 但在此同時,我們只要披上一件夾克,和不開冷氣。 淋浴的水的最高温的設定只會令水變得勉強的暖。 那樣可以是這裏冬天時最不方便的地方。 所以,我得説辛苦了,還有致敬你們這些 要去郵箱取信都要像「聖誕故事」中的小弟弟一樣,穿衣服穿得像一個粽子的雪企鵝。 但是,只是讓你知道,你有這個權利只是因為你不會抱怨你的夏天有多熱,好嗎?成交。 所以,在亞利桑那州長大代表着我還沒有真的感受過"冬天"ー或者任何一個季節吧。 所有東西都是熱的,然後所有東西凋謝-這就是我們所謂的季節了。 我一直都想活在一個地方,那地方的樹葉會變得很美麗和色彩繽紛… …在它們凋謝之前。 所以,無論如何,我們的冬天都是基於"節日氣紛"的感覺。 個人方面來看,我的家底是會慶祝聖誕節的,所以如其想冬天是"很多雪"之類的, 我想成是聖誕樹,漂亮的燈飾,和很香的蠟燭ー 像是非常香的蠟燭。 我超愛蠟燭的!(笑) 我喜歡去一些像是揚基蠟燭、Bath & Body Works或其他的蠟燭店ー 目的只是去嗅那些蠟燭。唔唔唔 還有那些名字也很甜美,像是「暖暖香草糖」,和「楓糖肉桂鬆餅」 和「一千個願望」(笑) 連我也不知道「一千個願望」是甚麼的味道,但是老兄啊,它真讓我感到滿滿的節日氣氛。 離題一下,一些名字不這麼好的。像是有一次我去了一家店,而那家店有一個叫「男人村」的蠟燭 像是,老兄,那個不像是一個人們想在蠟燭中找到的氣味。 「唔,我真是很困惑,我要『被魔法覆蓋的森林』,還是…『男人村』。」 還有,我找到了「唔,煙肉」…「唔,煙肉」??? 拜託,蠟燭是應該讓一個房間聞起來很好而清新,不像是油膩的豬肉! 噁!順便一提,我真的聞過它們,而我沒有感到很驚訝。 很抱歉,我要把那些話説出來。我們繼續 所以如果我想要一個正統、白色、充滿聖誕氣氛的冬天體驗,我要去一些不是我住的地方,而幸運地,我有親戚住在多雪的地方。 我媽那邊的家庭住在加拿大,而我爸的姊姊那邊的家庭住在南太浩湖。 兩者都是極端下雪的地區。我談談加拿大先。 至我上一次在冬天探訪加拿大的親戚己有一段時間了,原因是很合理。 我正常在夏天探訪他們,因為和亞利桑那州比較,他們那邊在夏天時的天氣對我來説根本是完美。 但有一年,在我小時候,我們因聖誕節而去拜訪他們。 那是我第一次能在雪中遊玩,我和我的表兄弟姊妹在雪中跑來跑去就有了一個很好的時光了。我還建造了我第一個雪人呢! 欸…至少是我的第一個雪人。我們那時沒有高帽,所以我們用了祖父的高爾夫帽。但是我們忘記了它,所以它就被風吹走了,然後我們再找不到它了。 抱歉啊,祖父,我希望你會原諒我們。安息吧…高爾夫帽。 整體來説,那次的冬天很棒,10/10,會再次在加拿大度過白色聖誕多一次。 現在談談南太浩湖。我的父母很喜歡滑雪,而太浩湖是滑雪的好地點。在那裏,人人都很喜歡冬天。 毎個人!你不喜歡冬天,你就不會被允許住在那裏。我的姨母和她的朋友連那些瘋狂的東西都有做。 像是從直升機上跳下來,然後滾下雪山,一邊説着"gnarly(意思很棒)"。 Read more…

My Strange Trip to Europe w/ TimTom

My Strange Trip to Europe w/ TimTom

好了,在做任何事情之前,我做了一个视频 我通常不会做这些,但我谈了一堆重要的事情 然后我也展示了我的脸。不是每个人都关心我谈论个人的东西,有些人只是为了搞笑的视频, 所以,只是为了确保每个人在同一页上,这就是我。这是我的样子,好吗?还要别的吗 你偶然发现不是最近。 这是唯一正确的图片…我的视频。所以,别再问。 “K. 所以我去欧洲,我并没想在做一个关于它的视频计划,但这么多愚蠢疯狂的事情发生了 我当时想:“是啊,这将是一个视频,是不是?”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飞行, 所以我很紧张,不了解会发生什么。 我几乎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,除了当他们登上飞机,我没有听到他们叫我区 所以我走到柜台,就,“对不起,你已经叫三区?”他当时就, “是” “那么……我要上飞机?” “是” “好的” 我很害怕,他们不会让我在飞机上,因为我没有在正确的区域登机时间坐上去。 我想它不会太多,只要你刚上车的事。 另外,我在飞三角洲,所以我不害怕被敲打起来拉开序幕。 这次飞行是在明尼阿波利斯降落短暂停留, 它结束了实际上是早,所以我们不得不等待大门打开。 过了一会,我听到一个人说他的妻子, “我觉得飞机应该支付我们$ 10的每一分钟,我们来晚了!” 他可能刚开始坐立不安,但我们早15分钟… 所以……他将不得不支付机场150块钱? 此外,我是在明尼阿波利斯会议与我的YouTube好友蒂姆·汤姆 由于飞行在自己的8小时不是很好玩。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IRL, 和他的超爽……高大……他真的很高,一个棉花糖。 在我们的航班,有一堆与我们自己招待有趣的事情。 其中之一包括蒂姆是一个书呆子和黑客的小机场的应用场比赛,他在制作的节目一个他 计算机欺骗,给他所有的答案。这是一个,让你的字母随机分类 你必须让所有的话,你可以从他们的。因此,我们很机票 – 后得到了阿姆斯特丹 你知道我从来没有真正理解时差… 直到那时。每一种情绪是一样, 成倍增强,我们都累了。事情都晕了,我们的大脑没有工作,一切都热闹 我们都很饿,当我们得到的东西吃 它是一样,我们曾经已经和将永远在我们的生活中受诅咒的最好的东西,即使它只是一个愚蠢的百吉饼。 它并没有帮助,一切都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。 荷兰可能是,一个讲英语的人,最古怪的语言来看待之一。 它看起来只是足够像英语快速浏览,但你停下来尝试读它,它像 等待… 有什么地方没了感觉这里… 什么 – 什么是你甚至想在这里沟通?它看起来像一个二十岁刚刚砸到键盘一堆倍。 Read more…